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两肩拍散了梦魇,许授勋仪式;但最终甘愿拜作您座下骑士,快意过劈风斩雨,誓万死不辞。……我的天啊你们是神仙吗。强势安利首页来磕。

枳苦苦:

终于考完实验了!lof这边也存档留个纪念。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6001168/  

网易云电台:http://music.163.com/#/program?id=1369973831 

感谢牙牙策划、感谢吾思深情的歌喉、感谢眠狼太太授权的海报原图、感谢以语为镜小姐姐别出心裁的题字、感谢韩老师一遍又一遍地修剪调色。写完这首词有一度让我觉得我再也不会产虫铁同人了,它已经写到了极致,再没有更其他任何字眼可以比拟这首词从我心底投射出的虫铁形象。

当我们在银幕上看到Tony是这样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默默守护着Peter的时候,我更愿意去臆想,Peter同样守住了Tony心中残缺的那一角。

Tony初遇Peter,正是时联盟瓦解,亲离友散。他始终是重感情的、细腻的、博爱的,曾经孑然一身,就以玩世不恭,伴与灯红酒绿,倒也不孤单;只是后来尝过了人情的暖,再生生被拆散、被失信、被背叛,信仰与爱崩离瓦解,我不敢想象他以后的日与夜,要如何沉默地去承受。

所幸Peter来了。Peter是干净的、善良的、朝气蓬勃的。他在他身上看到一种生命力,他感到被需要、被敬仰、被依赖。本该沉寂的一潭死水,会不会因此被惊动,随后缓缓地散开涟漪,一遍又一遍轻轻地敲击着坚硬的、脆弱的心上陈痂?

他们是这样一对奇妙又矛盾的组合。这首歌的mv下面有一条评论,引了阿清太太的一句话:

于年长者而言,人生在行将落幕时才刚刚开始,于年轻者而言,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已行将落幕。

是的,是的。


尽管这首词,在我提笔之初的构思,到搁笔完稿时的全词主旨,都落在了“骑士”上,但我最满意的一段却是:

“越世界塔尖,冻泠泠星屑,

拟似当年红毯镁灯,寒意扑了人满面;

掌声隆动稀处,没能够触您含泪的眼。”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虫铁。隔着跨不过的年岁鸿沟,Peter一路追寻,直到山穷水尽都无法触及的,属于Tony的曾经。

他是怎样的,笑的、怒的、泪的。承受的、孤独的、温暖的。那是Peter穷极一生也去不了的地方。

我爱这不得解的遗憾。它美丽又真挚,是Peter胸腔里摇曳的火,是Tony迟疑伸手又畏退、想要拥抱的渴望。


(停笔前再多一句嘴,韩老师有一处特别巧妙的衔接,在mv尾处。Peter错意拥抱的左手,和Tony亲吻沾灰的左手重合了。

听歌愉快。

评论(10)
热度(1668)
  1. 箬芯眠狼 转载了此视频
  2. Mr.Lu眠狼 转载了此视频
  3. 顾天南眠狼 转载了此视频
    一把大刀直插胸口,大大们太太太厉害了 I want to be with you
© 眠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