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福 | All铁不逆
---------------------------------
Team IronMan ❤ The Great RDJ

【杜铁】CLOSER(ABO,PWP)

这篇我一定搞强力推荐一下……超,好,吃。
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肉的部分辣到不行。
另外中间有一段是来自我的条漫(
http://sevnilock.lofter.com/post/1d0f0f03_d48471b),配着图看会很不错。
所以,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又苏又撩的攻+性感美味的受,你、你们还不赶紧吃啦!!

ailuoqianka:

所以当那个黑发棕眼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实验室的楼梯上时,托尼连眼皮也懒得再抬一下。

“你还是去那个戒酒互助会了。”神君拾级而下,穿着他如今惯穿的三件套西服。绿色的背心,啊呃——。托尼想。  

“星期五。”他嘟囔了一声,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抱歉先生,但是从第二次开始我们就已经放弃了探测杜姆博士的去向。”女助手说。

“你。”托尼说,“不是我。我只是忙着没有时间升级魔法波探测器。”

杜姆慢慢踱到了托尼身后,双手插兜,一副悠闲的模样。“你遇到了卡罗尔。”他说。

蓝眼睛的亿万富翁——前亿万富翁,考虑到他目前的财政状况——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我警告你不要再试图——”

“你们交换了想法,但是,”神君轻微地耸了一下肩,“没有任何进展。”

托尼一瞬间想将扳手扔到来人的脸上。他暴躁地挥舞着双臂,“你——你他妈什么毛病!”他吼道,“你就没有比纠缠我更重要的事情要干了吗!”

“确实没有。”杜姆说,语气平缓至看不出一点情绪起伏。

“星、期、五!”托尼咬牙切齿地喊道。

一层蓝色的光壁突如其来地在神君面前筑起,瞬间就将他圈在了里面。

“你知道这对我没用。”杜姆环顾了一下,说。“如果我被困住了,那只是我想被困住。”

托尼抱起双手。“哦是吗?听起来就像我从来不会因为女孩子拒绝亲吻我就弄出个紧急电话来解围一样。”他停顿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不,我真的不会那么做。”

“您绝对不会,先生。”星期五干巴巴地附和。

“我在拥有现在的魔法力量之前是个科学家,托尼。”杜姆说,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包围着他的光墙。“我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东西。”

“是吗。”托尼走近去,隔着囚笼和杜姆对视。“试试。”

“不。”神君笑了一下。

托尼皱眉。“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我警告你——”

“你每天都在警告我,像是,不知道多少次。”杜姆说。托尼警惕地看着他把左手从衣兜里抽了出来,看到他的中指和拇指碰在一起——他自信光壁可以阻挡杜姆的魔法波但是这时实验室里的探测器开始尖叫起来。

“等等操操操别又来你要是敢——”话音未落,他就从原地消失,倏地出现在了光壁内。“——传送我我就——”托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他啪地一声闭上了嘴。现在杜姆就站在他的眼前,他们的周边包围着一圈流动的光波。

这里面的空间太小了,完全不足以塞下两个高大的男人。“星期五!解除!解除!”托尼叫道,他没有穿盔甲,和这个魔鬼待在一起让他十足地精神紧张。

“解除不成功。”过了几秒钟——在托尼看来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星期五说。“解除程序异常终止。”

托尼猛地看向杜姆。又是你搞的鬼!他用眼神这么说。

魔法师好整以暇地把手揣回兜里。“证明我可以解决这个。”

托尼盯着他看了一会,“……你可以。”最后他挫败地说,“现在让我出去。”

“别紧张。”那个罪魁祸首说道,“我们是朋友,你不必假设我想要你的命。”

“我没紧张。”实验室的主人抢白,一边紧紧地盯着杜姆,“以及我们不是朋友,你这个骗子。”

神君弯起嘴角。“我们是。”他说,“我骗过你,但比起你大部分朋友来说都要少得多了。”

“随便你怎么说。”托尼移开视线。他不想承认这句话戳中了他,让他心脏的一小块在隐隐作痛。

“你甚至不知道你的朋友里有九头蛇。”杜姆露出同情的表情。

托尼有一刹那的紧张,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杜姆,似乎在衡量他的话语到底有几分可信。

“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神君说,“如果你毫无察觉,那我就得重新考虑你对我而言是不是像我原先以为的那么重要。”

“停。”托尼举起双手,因为空间局促,他的手几乎贴在了杜姆的前胸。“停止再重复这些鬼话。”

神君笑了笑,抬起手打了个响指,蓝色的壁垒就像冰淇淋一样融掉了。

托尼松了一口气,他退后几步,而杜姆只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上前的意思。两人无言地对峙了一阵,托尼决定放弃了,他转身打算继续之前的工作。但是几分钟后又忍不住开口问道,“是谁。”

他以为杜姆会顾左右而言他,或者干脆承认这就是又一个戏弄他的谎言。但是棕色眼睛的男人直截了当地回答,“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好的、好的。”托尼感到恼怒又开始蒸腾。“我一定是失去理智了才会有那么一小会相信你,”他一边大声叫嚷着,一边把桌子上的工具弄得乒乓作响。“见鬼的朋友、见鬼的!”

“听着,杜姆。”托尼回过身。然后他原本要说的话就被忘在了一边,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魔法师,“你,手里那是什么。”

“樱桃。我刚从家里拿过来的。”神君气定神闲地回答,“要来一颗吗。”

“我的老天!”黑发的科学家看起来像是要崩溃了。“这是我的实验室!我、的!而你让他就这么旁若无人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星期五——”

杜姆没有受到那些长篇累牍的抱怨的影响。相反,他连插嘴的欲望都没有。

我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他一边吃掉另一颗樱桃,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却爱上了在这里浪费时间。

托尼背对着他。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打底服,质料有着包裹他的身体至恰到好处的弹性。杜姆被那露在外面的一小截手腕吸引了。托尼在生气,他总是在生气,而现在他生气得指尖都有些泛红,惯于摆弄机械的手指蜷曲伸展,上下翻飞,灵巧得让人眼花缭乱。

他的目光顺着托尼的手肘和肩膀,滑过他优美的背脊,向上朔及至他的脖颈,他蜜色的皮肤带着健康的光泽,侧脸的轮廓像神祇一样深刻,而他长睫下蓝色的双眼,仿若初融的春水倒映着碧空。

杜姆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主宰者的掠食冲动这般突如其来,以至于在他自己发现之前他已经行动了。

托尼的愤怒恰好告一段落。他喘着气停下来,下一秒钟他感到自己的右手被擒住了,一小片柔软的皮肤幽灵般贴上他的后颈。

托尼被吓到了。他猛地收缩起右肩,但那似乎是松散地囚禁着他右手的力量却纹丝不动。

杜姆于是得以在那里滞留。那是属于另一个性别的味道,腺体散发的信息气若游丝,一与他的嗅觉相接就逃逸得无影无踪。神君有些不悦,他更贴进去,恋恋不舍地追逐这暌违已久的悸动。

托尼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几乎是惊恐地扭过脖子。

杜姆用鼻翼最后研磨了几下那脆弱跳动的血管,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什——”托尼的质问悬在了半空,他手忙脚乱地推拒魔法师的胸膛,抗拒他越来越抵近的俊脸。“等——”

他的眼睛瞪得出奇地大,那里面有他的倒影,睫毛因为情绪陡然的起落而不停轻颤,他的嘴唇微张,看得出来有一些不甚优雅的词语正在那里成形。杜姆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他拽着无处可逃的科学家,把他拖进一个蓄谋已久的吻里。

托尼僵直着一时不知该如何还手。对方在亲上来的同时用上了舌头,这个看起来禁欲又古怪、如今还帅得惊人的坏蛋如入无人之境,正在用绝对不适合用来亲吻一个震惊又困惑的钢铁侠的方式在亲吻他,而他的后腰甚至也落在了对方的手里。

在那只手往更难堪的位置移过去之前,托尼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大脑,他用唯一自由的左手挣扎着推搡了几次,终于——虽然托尼绝不承认——异常艰难地逃出了这个吻。

“你他妈——”谢天谢地他终于能完整地说完一句脏话了。

“你是对的,”但是操他的他还是没能完成脏话以外的部分,杜姆打断了他。棕色眼睛的魔法师看起来似乎在思考,然后他说,“我们不是朋友。”

“——”托尼张着嘴愣住了,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星期五?”

“毁灭博士刚刚强吻了您,他承认您是正确的,他不想和您做朋友。虽然难以置信,但这些都不是幻觉,先生。”女助手从善如流地回答。

“……好吧。那么,”托尼警惕而缓慢地说,“虽然晚了点,但很高兴我们能达成共识。现在你可以从我的实验室滚出去了。”

“我们不是朋友,”杜姆重复了一遍,在托尼忍不住翻白眼前补充道,“因为我们该做很多朋友以外的事。”



不多但也是肉!所以走sy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8907-1-1.html

评论(9)
热度(579)

© 眠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