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福 | All铁不逆
---------------------------------
Team IronMan ❤ The Great RDJ

【盾铁】命名这件小事 (一发完)

大清早被甜一脸,专属AA的温情,全程脑中都是动画画面,他们都太可爱了!

拾寒枝:

梗概:克林特爱上了给托尼和其他男性复仇者的双人组合起名字,但他把史蒂夫漏掉了。

设定基于AA,啰啰嗦嗦的日常,这一篇还是把大家写得很蠢很恋爱脑,作者为此感到抱歉……



命名这件小事

意识到这事花了史蒂夫一点儿时间——那大概发生在某次他观看过往战斗录影的短暂间隙。你看,出于枪林弹雨中练就的战士素养,史蒂夫·罗杰斯在温故而知新这点上永远那么孜孜不倦,而这也是他身为美国队长,总能在每一次战斗中从容不迫地进行预判分析、或是为他们的天才领队偶尔不太天才的战术漏洞及时作出补救的原因。


而这甚至不能算什么苦差事,你知道,对比起有些人把自己挂在吊灯和天花板间大耍杂技、有些人没完没了地破坏游戏手柄按钮、以及有些人赶早摸黑搞科研的行为来说,只有他眼下干着的这件是完全具有积极意义且裨益身心的。多亏了贾维斯,甜蜜又贴心的贾维斯,现在搞这种战后分析工作比二战时可便捷得多,史蒂夫不再需要苦哈哈地搜刮他脑内的记忆分区,因为现代科技永远乐意为他提供任何角度的精密视频,而他全部需要的只是那一点儿难能可贵的耐心。


但事实上,此处正是难点所在。一味推崇快速与简单的摩登风潮已经刮跑了太多人的耐心,就连多数复仇者也未能幸免,所以史蒂夫就成了唯一一个沉下心来观看录像、发现问题的人。并且距离他真正有所发觉不久,接下来一次与队友们齐心协力收拾红骷髅的战斗便很快对他最初的想法辅以了佐证。


“——托尔!”钢铁侠在外接的通讯频道里大声疾呼,“拜托,我需要你在这!我必须马上获得能源,就现在!”

几乎所有人在一听到这话的当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正如同他们看到的——战斗中受袭导致的钢铁侠机甲供能不足,老问题了,不过还好他们中有位雷神。史蒂夫把星盾从几名晕厥的小兵小卒身上拔出来,无比关切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尊俯倒在残垣瓦砾间的金红色装甲——那是他们可怜的托尼,虽然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辆坏掉的托马斯红头小火车。如果可能的话史蒂夫当然希望自己能(更直接地)帮上点忙,但他眼下唯一所能做出的“帮忙”之举,无非是在一旁尽力阻止敌人靠近此刻约等于卸去武装的钢铁侠。

另一边,阿斯加德的金发神祇已经及时赶到了,他的雷神之锤唤来惊人的雷霆之力,成功地让马克战甲恢复了运作——归根结底,这不过是个战场上的小插曲,因为稍后复仇者们便有惊无险地,再次把红骷髅一举赶回了老巢。

不过,这件小事还是引起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注意。

“他们俩是个好组合,”克林特在战后会议上特意指出了这一点,“托尼当时就像一台用没电了的斯塔克手机,可一旦接上电源又能咻一下重新开机——因此我认为,‘充电兄弟’会是个适用于他俩且嘹亮好记的名字。”


没办法,伟大的鹰眼侠就是那么热衷于起外号,大到浩克平常吃饭的盘子,小到那根娜塔莎使用最频繁的暗杀手刺,他心情一好就要挨个给他们安上个新的叫法。出人意料的是,往常与他志同道合,总是最积极响应这些外号的托尼·斯塔克,此刻却只是兴趣寥寥地朝他打了个哈欠。

“我得说,绝对的烂主意。”
托尼在雷神发出赞扬的大笑之时泼了盆冷水,
“多和年轻人谈谈你会发现,如今就连中学生都不会干出这种给自己的‘兄弟帮’起名的蠢事——但也多亏你的提醒,克林特,至少我的下一台马克战甲将会永久杜绝此类麻烦。”


事实上除了正在围绕这个争辩不休的托尼和克林特,在场很难有人察觉到,他们那位看上去专注于手头一大叠战斗报告的美国队长,眼下也正对同一件事耿耿于怀。


现在,是时候解开谜底了——早在回顾战斗录影时史蒂夫就发现,钢铁侠在战斗中从雷神那借来能源的“充电”发生得有点太过频繁。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被史蒂夫用来作对比的参考事件,正是他本人和托尼通过星盾凸面反射掌心炮的联手攻击技——如你所见,他们俩玩起这个来确实很有一套,得益于那些格斗训练中的无数次模拟练习,实战时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配合从来默契得天衣无缝,具体表现为他们甚至不需要有人喊那一嗓子就能洞察对方的想法。但,天晓得为什么,它留给大家的印象似乎就是不如雷神牌充电宝来得深刻,至少过去他就从没听到克林特说过他们俩也是个好组合,并且附带着起个名字什么的。


不过,总的来说,单以克林特的癖好为评价标杆,这当然不怎么公平。所以当史蒂夫隔天刚好路过起居室,偶然听见托尼又在拐弯抹角地向山姆大肆夸奖美国队长如何英勇善战之时,他心头的阴云马上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你看,这就是真正的好兄弟,即使克林特不给他们俩起名字,这份客观存在的深厚情谊也是不容抹杀的。



但史蒂夫抱持的这个信念没能坚挺多久,同一礼拜周末的晨间读报时间,足以动摇他的事件便再次发生了。


像往常那样,所有人在餐桌前坐下,由尽职尽责的贾维斯将报纸内容投影在一块透明幕墙上。一般而言,只有史蒂夫和娜塔莎会将所有版块从头读到尾,山姆通常看看时政要闻,托尼偶尔扫一眼人物访谈(仅限他本人上报的情况下),克林特只关注体育和娱乐版,而对托尔和浩克而言哪个版块都不太重要——当然了,几乎没有什么能让他们从美味的早餐中分心,这就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今天显然是个例外的情况,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将目光统一地转向了那则配着照片的大头条。你或许已经猜到,那正是一条和他们密切相关的新闻。


“新闻标题——纽约首家复仇者博物馆即将落成,”娜塔莎出声读道,“看上去不赖,所以今年是个什么特殊的年头吗?复仇者成立的多少周年纪念?”


“比起这个,没人好奇他们究竟打算展览些啥吗?”
托尼看起来对此意见很大,这让他的嘴角已经完全撇下去了,但却丝毫不妨碍他继续出演一位冷面笑匠,
“我很确定这里还没人作古,而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权衡一下被活生生塞进钢化玻璃罩的可能性。”

可惜他这次的俏皮话未能奏效,回应他的甚至只有那位笑点跑偏到阿斯加德的奥丁之子。

“好吧——但话又说回来,鉴于我本人的大名要被挂在里边,适当做出点贡献是应该的,”
托尼不甘心地顿了顿,又说,
“有人想要买票参观被美国队长亲手弄坏的斯塔克手机长啥样吗?我能免费提供一整箱。”


意料之中地,这句话终于为他赢来了一个史蒂夫含着笑意的注视,并且出于某种谁也说不清的奇妙连锁反应,对方脸上的笑容使得托尼板着的脸也有些动摇,他那耷拉下去的唇角逐渐就要绷不住了。

但克林特,永远不懂得沉默是金的鹰眼侠,他突然赶在这时开口了。

“有人注意到配图照片吗?”他指着绿巨人几乎占满画幅的庞大身躯,大声抱怨道,“我得说,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烂的新闻配图——看这照片,除了托尼和浩克,其他所有人都被拍得面目模糊,可我们明明有着成堆的高清硬照能够充当更优选项。”

这个时候的史蒂夫,还能记得跳出来当个和事佬。

“冷静点,克林特,”他说,“摄影师总有他的道理。”

“没错队长,你是对的,永远都是。”克林特回应道,“所以他们挑选这张战斗中的照片,仅仅是为了展现这个钢铁侠刚好被绿大个接住的温情一刻——我猜?而这恰好吻合了某种高深难懂的摄影哲学?”


现在,包括史蒂夫在内的所有人都重新抬头看着那张照片了,映入他们眼帘的正是总在被人接住的钢铁侠和总在接住别人的浩克,虽然这属于那种战场中大家都司空见惯的画面,但被相机特意定格下来后,果然就凭空多出了一点解释不上来的艺术感染力。

公允地来说,作为复仇者们战友情深的证据,这个场面拿给普通观众看看还挺感人的,可惜在座的各位中显然有人并不这么想。

“我说过什么来着?现在我们可以有个新的组合了,”克林特若有所思地盯着图片,“托尼,你喜欢‘抛接球兄弟’这个超棒的名字吗?我猜浩克一准没意见。”

“给你条忠告,能说会道侠,你现在就该闭上嘴,专心消灭那堆曲奇饼干。”托尼投来的目光里写满了威胁,“非得在这方面嘲笑我绝对是你的失策——毕竟比起你,克林特,我才是能靠自己飞的那个。”


而坐在他们俩的对面,整张脸都快埋进那只装牛奶大碗之下的史蒂夫,这会儿已经完全听不进其他人的话了。

第二次了,史蒂夫想着,第二个兄弟组合被命名了,并且这一次也和美国队长没什么关系。他已经把牛奶全部喝进了肚子里,碗里早就空空如也,可却不得不保持这个仰面高举着碗的艰难姿势,全因他不想让自己过分严肃的表情直接暴露在众人面前。

事实上,那甚至不能叫严肃,史蒂夫此刻的神情其实是有点伤心的,而那就更不能被其他人发觉了——这其中瞒住娜塔莎最为紧要,没人会疯狂到想和黑寡妇来一场知心姐姐对谈的。

但,尽管他有个高瞻远瞩的出发点,史蒂夫眼下真正作出的应对之举却算不上多么高明——至少他真不应该把那只陶瓷碗直接扣在自己的脸上。


“你的头被卡住了吗,队长?史蒂夫?——嗨?”
第一个注意到美国队长有异常的人果然还是托尼。对方的声音从桌子对面传至碗中,在史蒂夫听来就像带上了某种如梦似幻的混响。

“……嗨?”
史蒂夫下意识地大声回答对方,但托这只碗的福,他差点就被自己的回答给震聋了。


“你有哪里不太对——我猜?”托尼听起来很困惑,“你在干啥?美国队长也会睡迷糊吗?”


好吧,多亏托尼的多疑和敏锐,虽然史蒂夫现在谁都看不见,但这会儿所有人可都注意到史蒂夫了。至于娜塔莎——当然了——她也被包括在内,因为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碗壁,史蒂夫都能感受到她过于犀利的目光。


史蒂夫只能放下了那只碗——事实上,方才那个情急之下的举动真的让他显得过于愚蠢,因为碗里剩下的那一点儿牛奶已经因受重力驱使,全都在这会儿滴落在了他的脸上。而就在史蒂夫打算开口解释点什么之前,他突然发觉他面前的托尼·斯塔克开始变得不太对劲——从史蒂夫的视角可以明显地看到,对方那张轮廓完美的脸上开始逐渐泛起红色,先是一点点,接着越来越大块,从精心修剪的胡子里侧一直扩散至柔软的耳廓附近。


“哦哦哦老天——”
此刻或许真的只有老天才能解释这一切——能言善辩的托尼·斯塔克一下子变得结结巴巴,他飞快地移开了原本正盯着史蒂夫的眼睛,脸上极其难得地出现了那种堪称局促的神情,
“上帝啊史蒂夫你你你可得赶紧去洗洗洗洗洗——”


“——他叫你去洗脸。”娜塔莎好心地替他补完了这个句子,与此同时她的眼神在这两位之间转来转去,随即露出了某种高深莫测的神情,“快点去吧小奶牛。”

只需花点时间稍加思考就不难发觉,这个出自娜塔莎口中的称呼实在太过奇怪了。但史蒂夫却根本顾不上多想想这个——他只管一头雾水地直奔盥洗间,站在镜前打开灯,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弄明白了那个让托尼尴尬到面红耳赤的缘由。


墙上的镜子显示,那几滴牛奶在史蒂夫脸上的位置排布有些微妙,说得更清楚点,根据面前的镜像,此时有好几条乳白色的不明浊液(很可惜,但仅仅是牛奶)正好巧不巧地盘踞在史蒂夫的嘴唇和双颊附近。

史蒂夫盯着自己在镜中的脸,他只不过是刚刚才稍微意识到什么,紧接着就发现它逐渐变成了那种与方才的托尼·斯塔克如出一辙的颜色。而就连这一点变化在内——也完全适得其反地,让眼前的画面变得更加富于某种不妙的暗示了。

这个突发事件最后还是以史蒂夫动作利落地洗完脸,并顺带给他发热冒烟的脑袋也冲了个凉收场的。而等他终于从盥洗间钻出来时,所有原本坐在那儿吃早餐的人都为防止尴尬,趁早溜之大吉了。

可这其实挺好的,史蒂夫想着,他重新在椅子上坐下,心情空前愉悦地吃完了盘子里剩下的薄饼。虽然他几乎是在众人前闹了个大笑话,但这至少重新证明,他和托尼确实有着比海更深的情谊。你看,托尼于他可不是那种放任友人牙缝中的菠菜叶在大庭广众下展览一上午也无动于衷的泛泛之交,而是即便难免尴尬也要及时为他指出实情的拳拳挚友。


所以,即使到现在,克林特·巴顿还是没能记起给他俩取个名字,那其实也没什么关系的,对吧?



这事要是真能到此为止也就罢了,毕竟史蒂夫确实付出了点代价才对他和托尼的关系重振信心,但命运一贯都这么愚人不倦,很快,新的挑战便又降临在了风帆历经的美国队长头上。


当天的任务说起来倒是稀松平常,复仇者们还是遇上了他们的老对头——重新勾结成一伙的红骷髅和杀人脑。可惜两位反派机关算尽,最终还是没能撼动正义一方早就注定的胜局。一言以蔽之,那天到此为止的一切都进展得无比顺利,即使是让平日里要求最严苛的史蒂夫来评价,他也一定会认同这次完美的战斗——没人受伤,速战速决,还幸运地端掉了一个反派窝点,而如果在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能作为额外补充的话,那估计就得跟托尼、托尔以及浩克的战斗表现扯上点关系了。

事实上,今天钢铁侠的表现有点太过出色,他的马克战甲全程电力满载,红骷髅那个阴暗低矮的潜艇基地也无法提供一个使其从高处坠落的契机。所以今日,没有雷神充电,也没有浩克接人,只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默契无间的合作、打斗期间旁若无人的侃大山、以及明明昆式机里座位充足却偏要手拉着手双宿双飞的战友情深。在史蒂夫看来,以上种种行为完全值得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运气足够好的话,这甚至能为他弄来一个心心念念的新名字。


但这一次,史蒂夫还是令人同情地陷入了一厢情愿的窘境。他们在任务归来时凑巧地遇上电视台街头采访,那名女记者在飞快地检视全员后,将她的话筒首先递到了猎鹰的面前。

“猎鹰,你是目前民间讨论度最高的复仇者,观众们高度评价你作为新人在战斗中的亮眼表现——尤其是在提供技术支持方面。”她语速飞快地陈述道,“不少人认为在这一点上,你和钢铁侠的角色宛如一对亦师亦友的师徒——你能就此说说自己的看法吗?”

摄像机对准山姆的那一刻,这位年纪最轻的复仇者下意识挠了挠后脑勺。电视台全副武装的阵仗难免让人感到拘束,但那可完全掩盖不了他脸上过于明显的欣喜之色。

“毋庸置疑,我对此深感荣幸,”山姆羞涩而激动地回答道,“托尼是我的偶像,很久之前我就读过他那些了不起的学术著作,在我加入团队后,他的帮助和教导同样令我受益匪浅——总之,我真的很高兴能与他相提并论。”


“很好,现在摄像机朝着我们转过来了,”站在山姆背后的克林特趁机撞了撞托尼的胳膊,“赶紧收敛一下你那丢人现眼的坏笑——虽然我他妈早就猜到你一准会喜欢这个‘师徒’组合的叫法。”

“勉为其难地恭喜你,克林特,终于有一回你是对的了。”
托尼不紧不慢地将灿烂过头的笑容调整到合适的幅度,回话的声音则被他隐蔽地咽在后槽牙里,
“所以就老实点承认吧,这个听起来可比你那些蠢不拉几的兄弟组合要顺耳多了不是吗?”


谢天谢地,同样围绕着那个总能吵个没完的话题,托尼和克林特这回居然聊得很和谐,但这画面落到史蒂夫眼中就不再是那么回事了。


“你似乎很喜欢这个新名字,托尼?”
摄制组刚刚离开,沉默良久的史蒂夫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主动向托尼本人寻求证实了,
“克林特提到的那个‘师徒’——看上去你喜欢它甚至超过了‘充电’以及‘抛接球’?”

“这当然——”托尼下意识地想要点头,不过由于他深谙和美国队长谈话的门道,就没有将话一口气说死,“或者说,当然不——?”他紧接着补充道,“我是说,如果你很介意这个叫法的话。”

可惜事实上他的补充近乎于白忙活,因为史蒂夫对此的回应只是摇了摇头,马上又沉着脸走开了。

对方的这个反应搞得托尼在原地摸不着头脑地愣了好半天,然后他才真正注意到了史蒂夫那眉头紧蹙、很难被解读为愉悦的脸色。

啊哈,原来如此——托尼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圈,这通常代表着有个不错的点子找上他的门了。


“好啦,看起来你需要一条来自钢铁侠的补充说明。”他跟着史蒂夫走过去,突然伸出胳膊猛地攀住了对方肩部的鳞甲,用一种带有安抚意味的腔调继续道,“这个称呼本身是很不错,不过当然了,它的适用对象并非唯一。所以,队长,虽然这话当面说还挺奇怪的——但我希望你不要怀疑,无论是对于山姆,还是对于其他每位复仇者来说,史蒂夫·罗杰斯永远是最能担起传道授业之名的那个。”


此刻,一边与美国队长勾肩搭背一边在暗地里自鸣得意的托尼·斯塔克,还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完全揣摩透了对方的心思——多么正常啊,他想着,即使是罗杰斯队长这样成熟稳重的老人家,偶尔也会想要听听表扬的话——但这完完全全是个错误。事实上,他要是果真能洞彻史蒂夫的真实想法,就绝不会在接下去的回程途中,还在继续跟克林特就起名这码事纠结个没完了。


“提问:为什么有时候我会感觉到,你们两个甚至比学前班在读的浩克和托尔更加幼稚可笑?”
就在全体人员已经回到大厦起居室,而克林特还是没能说服托尼对他的起名艺术作出任何夸奖之际,美艳动人的红发女特工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们的争辩,
“鉴于做到这点可不算易事,我该为此表达出一点儿钦佩吗?向你们这两位——呃——话唠兄弟?”


“天哪,不,娜塔莎,‘话唠兄弟’这个名字烂透了。”
克林特挑剔地摇着头,他盘踞在吊灯一角的身影在此时显得分外高大,全因他竟敢令人钦佩地反驳起了娜塔莎的发言,
“你不该试图这么做——鉴于我和托尼的组合名理应是个不带任何人身攻击色彩的词,比如说,听起来安全无害的‘甜食兄弟’一类的。至于你这个?别想了,比起单腿倒挂着抹指甲油或者在电缆线上驾驭十五厘米的高跟鞋,你真的完全不擅长起名字。”


克林特·巴顿实在勇气可嘉,此外他还该死的幸运极了,这番冒失的发言并未替他招致足以拧断他脖子的麻烦——不管你信不信,娜塔莎甚至没有为此动怒,她仅仅是坐在原地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但即便如此,比她表现更加反常的却大有人在——原本坐在她旁边的史蒂夫,突然在克林特的发言结束后站起身来,快步离开了沙发区。没人能料到,这位一贯礼节比谁都周到的美国队长竟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在众目睽睽下径直拐进他自己的房间,并紧接着把所有人惊奇和探询的目光都关在了房门之外。


“真有你的,克林特,”最初几秒钟的静默后,托尼第一个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我早就给过你忠告,在史蒂夫面前有时候得少说两句——现在我们看到了什么?通情达理的美国队长居然当众赌气离开,而导火索正是你那些没过脑子的疯言疯语。”

与此同时,他这番批判指向的对象——沙发上那位呆若木鸡的克林特,他甚至已经慌乱得顾不上扶一扶歪掉的墨镜了。

“……我刚刚……都说了些啥……?”
克林特抱住自己的脑袋左右摇晃,就好像指望着能从那里边倒出点靠谱的回忆——这就是为什么你永远不可能要求一个习惯性嘴里跑火车的家伙认真复述一句话,要知道,多数情况当他们作出发言时,并不会记得劳动一下自己的大脑。

“上帝啊,他是不是认为我在嘲讽娜塔莎?”他突然后知后觉地哀嚎起来,“我完全明白了——老天——虽然我发誓那些话绝无恶意,可这肯定已经触犯到了美国队长那稍微越界就会哔哔哔报警的远古道德准则。”


这时候,比他们俩都冷静许多的山姆原本还试图插话:“无意冒犯,可事实上我认为——”


“稍等,年轻人,你可以待会再认为,但眼下还是让摊上麻烦的我来认为——我认为我麻烦大了,急需一个解决方案。”惹恼美利坚良心的愧疚感促使克林特无情地打断了山姆,“我是说,你们谁有这种惹队长生气的经验?这时候我该干点啥?”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克林特根本不需要特意取得谁的回答。他才刚将这话问出口,有个过于直白的答案就已在眼前昭然若揭了。

事实上,克林特甚至不是唯一一个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因为现在,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默契地转向了托尼·斯塔克所在的方位。


“喔,托尼。”克林特走上前来,热忱而亲切地握住托尼的肩膀,“我可不会忘了,在这件事上,只有你是绝对的专家。”他摆出诚恳的的表情,语气一瞬间变得毕恭毕敬,“那么接下来,就是阁下大显神威的时候了——”




等史蒂夫·罗杰斯意识到今晚还有个每周一次电影之夜有待赴约的时候,距离正式开始放映的钟点只剩下不到一刻钟的余裕。大概是顾及到下午那场小风波的影响尚在,史蒂夫足足在房间里踟蹰了好几分钟,才决定硬着头皮走出门来。他经过了长长的回廊,路过几间储藏室,就在刚刚行至托尼工作间门前之际,站在此处守株待兔已久的大厦主人便和他迎面撞了个正着。

“你把克林特吓疯了,队长。他为他的发言深感抱歉,并且托我向你转达歉意。”
面对史蒂夫探询的眼神,托尼开门见山地讲明了来意。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对方脸上逡巡,就好像试图判断出眼前这位美国队长是否已经重新拉下了保险阀门。

“顺带一提,下午他问过我解决这类矛盾的建议,我提议让他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托尼摊开手顿了顿,“虽然我猜你还没准备马上原谅他,但——就当为了团队,待会的观影时间你可务必得配合一下。”


托尼其实没什么把握,他也不知道这种他本人往常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打个哈哈假装忘了”的应对办法,是否也能对同样惹恼了美国队长的克林特产生奇效。但幸好,史蒂夫还是那个胸大又心善的布鲁克林老好人,他毫不迟疑地答应了托尼的请求。

“没问题。”史蒂夫朝他面有愧色地耸了耸肩,“托尼,你知道,我同样为此感到抱歉,我当时的态度也很糟糕。”
而这其实不能全算成克林特的错。他在心里补充道。

他们俩这会儿都在努力揣摩着对方的神情——托尼不可能知道今天史蒂夫到底为啥这么好说话,就像史蒂夫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究竟把他离席的原因曲解到了哪个层面上。但是当然了,史蒂夫确实还没做好就这样把事情和盘托出的准备,眼下便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往下讲。

“所以说,克林特为什么找你出主意?”

托尼瞪着史蒂夫微微翘起来的唇角眨巴了两下眼睛,等他终于反应过来对方完全是在明知故问后,他深栗色的眼仁就迅速往上翻成了一对白眼。

“哦——还能因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我经验丰富。”他干巴巴地回答道,“顺便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们所有人都是一伙的——他们今天沆瀣一气地控诉我,说只有我最擅长把你气到发疯。”他的语气在这时变得愤愤不平,“这他妈真的很诡异——我是说,你能想象即使是浩克,他也能在除了吃东西和砸东西以外记下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吗?”

又是这种奇妙的感觉——史蒂夫在托尼叽哩哇啦抱怨个不停的同时心猿意马地想着。每一次像这样仅剩他和托尼两人独处的时刻,他们共有的分分秒秒都像是被不知名的小仙女悄悄施加了魔法。托尼的陈述普普通通,托尼的抱怨也普普通通,但当它传到史蒂夫的耳朵里,总是会使他不由自主地卸下戒备、想要顺从心意地牵起嘴角。

而现在,史蒂夫果然就一边看着托尼,一边轻飘飘地笑起来了。


“但我们现在已经好多了,不是吗?”史蒂夫顿了顿,强调道,“我讨厌跟你吵架,托尼。”


“巧啦,那刚好也是我最讨厌的事。”托尼回应道,“你永远是对的,队长。和平万岁。”




这一天的电影之夜,史蒂夫在真正步入客厅时受到了声势浩大的欢迎礼遇。所有人都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地紧紧盯着他,包括一向坐姿狂放的托尔和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班纳博士。这几位平日里上天入地个性十足的超级英雄们,眼下就像一支恭候长官莅临指导的阅兵方阵,乖巧得足以令任何旁观者摇头称奇。

好在这种过于紧绷的气氛,很快就在史蒂夫主动伸手拍了拍克林特的肩后烟消云散了。

“放轻松点,”史蒂夫当时这样告诉所有人,“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被一帮疑似便秘患者的目光死死盯住不放的感觉。”

他的话使大厅里彻底安静了几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克林特飞快地转向托尼:“他这是在开玩笑?”

他的对面,躺倒在沙发上的托尼,愉快地朝来人的方向眯起了眼睛,作出了最权威的判断:
“他就是在开玩笑。”

在这之后稀稀拉拉响起来的笑声算是给电影之夜敷衍地拉开了序幕。班纳博士按下了播放按钮,托尔让贾维斯关掉了不必要的照明。托尼在片头音乐响起前坐直身体,挪动他的屁股腾出一点空间,史蒂夫朝那儿走过去,刚好在他让出的地方坐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银幕,没人注意到这个史蒂夫和托尼之间的默契细节。实际上,像这样属于他们俩的默契举动还有许许多多,有些甚至比这发生得更为频繁,但对于诸位复仇者而言,所有这一切他们都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尽管这很难像说文解字那样直白地加以解释,不过或许就因为他们俩是史蒂夫·罗杰斯和托尼·斯塔克,一切举止冠上他们的名字都像是约定俗成,显得水到渠成又理所应当。甚至当你有幸身为某个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室友之际,你也会倾向于认为那是应该的,你也会不知不觉习惯这个。你适应它就像适应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却根本不会大张旗鼓地谈起它,甚至是大惊小怪地要为它安上名字。

就像现在,班纳博士挑选的纪录片已经播放了大半,老早就放话“乏味无趣”的托尼毫无悬念地在旁白声中打起了瞌睡。他被睡意压得直不起腰,正像风中一根茅草那样晃晃悠悠地左摇右摆,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最后一定会是史蒂夫借出自己的肩膀或者大腿,稳稳接住那颗装满了奇思妙想和责任感、也装满了骄横跋扈和坏点子的天才脑袋。



习惯成自然的道理明明是那么浅显,但当局者迷的史蒂夫此刻就是没能参透。电影播放完毕而托尼还枕在他大腿上没有醒来的那个间隙,史蒂夫一言不发地待在黑暗里坐了好一会儿。其他的队友们已经各回各屋,眼下哪里都安静得不得了,史蒂夫轻而易举地就被这一室寂静拽进了思维的死胡同里。

但——你知道,星月疏朗的夜晚总是最容易使人心旌摇荡,所以这不能全怪他。史蒂夫的视线垂落在膝盖上,看到托尼偏过去一小半的侧脸掩映在透过玻璃的霓虹灯影下。他一边想着托尼这样真好看,一边想着眼下的这个时刻可以永久延续下去就好了,但他想的最多的还是那个他没能得到的名字——某个或许能被用来描述他和托尼之间关系的词语。说真的,史蒂夫一点也不介意它后面跟着的兄弟后缀是不是就像托尼说的那样愚蠢,他只是迫切而忐忑地想要得知,是否真有什么名字能对他们那些频繁却短暂的视线交汇、那些无需付诸口头的心照不宣,以及他们身上所有的极尽相似和所有的极其不同都能巧妙地加以定义。


他原以为这一切不应该那么难的——可事实却是,包括热衷于起外号的克林特在内,从来就没人记起这回事。


而就他翻来覆去想着这些的时候,史蒂夫突然听到托尼的声音闷闷地响了起来。


“现在看来,是我搞错了一件事。”

托尼说这话时已经将自己的脸完全偏转过来,恰好面对着膝枕的主人。史蒂夫愣了几秒才对上他的视线,那双待在暗处时格外明亮的眼睛让他连最基本的思考都很困难,随即史蒂夫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刚才就已经把脑海里的那个愿望直接说出口去了。


“你居然是因为这个才生克林特气的?就因为他没能把咱们俩也弄成——打个比方——什么什么兄弟?”


史蒂夫面对这个直白的疑问中完全说不上话,不难发觉,这个问题的答案甚至比它本身还要更加直白明显。好半天后他才重新开了口,但听上去像是在试图岔开话题。

“你怎么突然醒了?”史蒂夫说,“我以为你能一直睡到明天早上。”


“因为太吵,”托尼皱着眉比划了一下,“我是说——有个东西,一直在发出很大的声音。”

他说到这突然顿了顿,接着才问道,你要猜猜是什么吗?


客厅里的灯全黑着,史蒂夫陷在那片黑咕隆咚的阴影里,不太明显地投来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嗯——”
托尼歪头仰视着他,然后缓慢地笑起来,
“那个很吵的东西,是你心跳的声音。”


这个晚上的夜色为他们掩盖住了许多秘密。以至于到最后都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谁在接吻时面红耳赤地闭上了眼,或是谁曾把他心律不齐的毛病借着拥抱传染出去,患病的病号便因此增添了一个。在那片黑暗温柔而无声的包围下,即使是史蒂夫和托尼本人,也仅仅弄清楚了一件事——他们将无数次回忆起方寸距离下那个不算遥遥的对望,因为那个时刻让他们彼此的灵魂都陷入了某个舒适又堕落的区域之中。


托尼将手掌贴近对方耳下的骨骼,他问史蒂夫,你还想要个名字吗,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了。




*

“……提前九个月的愚人节玩笑?”

克林特反应过来哼哼了两声,顺便庆幸了一番他的头脑足够灵活——没错,在这方面它确实出类拔萃,因为此刻你大可以看看其他那几位傻瓜复仇者,他们就像是被托尼·斯塔克的玩笑吓唬得更傻了,以至于除了震惊地张大嘴,根本没人能正常地说话。

“但说真的,托尼,这不是很好笑。山姆那个出生三个月的远房小表妹都知道,情侣间才用这个词。”


他这句话指向的正是方才托尼·斯塔克那番“我提议你们往后用‘天生一对’这个词来称呼我和史蒂夫”的言论。顺带一提,他确实注意到托尼在说话时神志清醒,那么因为没睡醒才说胡话的可能性估计是可以排除掉了。


“有句话你是对的,克林特,”托尼解释道,“我选中它的主要原因就是它常常被用来指代那种携手终身的伴侣——另外这完全不是在开玩笑。”


“或者让我们换个说法,”史蒂夫在克林特神色开始恍惚的同时开口补充道,“如果把标准量化一下,比方说,假使一个吻算是成为恋人,而十万个吻才够终身伴侣及格线的话,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事实上,他甚至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心领神会的托尼就飞快地拽下他的脖子,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下大方地交换了一个亲吻。


“唔——所以就是这么简单,”托尼在稍后双手抱胸地总结道,“现在离终身伴侣还差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吻,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


而就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史蒂夫马上就在这时候俯下身,还了他一个吻。


“最新进度,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

史蒂夫·罗杰斯一边说一边微笑起来,并且等他的目光从表情精彩无比的众人脸上挨个扫过一遍后,他的笑意就变得更深了,


“我不介意有人在旁边帮忙计数——但你们早该知道,美国队长能干这事一整天。”



END




————


写完回头再看,直观感受是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鬼(。

初衷只是为了练练笔怕生疏,还以为两千字能解决,结果越写废话越多。写到一半还去刷队3蓝光,被虐得差点写不下去……大家凑合着看看吧_(:зゝ∠)_

 
评论(6)
热度(847)

© 眠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