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福 | All铁不逆
---------------------------------
Team IronMan ❤ The Great RDJ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NC-17,黑化铁警告,第八章)

赞赞赞

brightside:

【第八章】私心想看到黑化绝境铁重洗脑冬兵,“你特么就是老子的master吗”这种。


    简介:神盾局在追查一个自称“Iron man”,残忍剿杀黑帮的恶徒时,却发现了队长追查已久的冬日战士,这让整个神盾局小队都提起十二分精神,追捕那个家伙。


    而队长不知道的是,他和这个恶徒曾经因为“绝境病毒”而结识,又因为九头蛇的阴谋而互相忘记。




    警告:1、绝境设定更改 2、黑化铁 3、因为回忆的部分很多,为区分加了下划线


    Tip:回忆杀、脱下这身盔甲你是什么





【九】


    “我的天哪,Cap,你让你的老伙计Bucky跟着你潜进了审讯室,打飞了你的人,用微型导弹炸了你的房,你还让他带着我们好不容易抓到的Tony Stark毫发无伤的跑了?“


    这一切还是发生了,Steve木楞的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身心俱疲,感觉自己比在深海里冻了70年还要寒冷。


    “Cap,你到底行不行啊。”


    好吧,Clint甚至直接说出这句话了。


    “Clint,别这样,”


    Sam在一旁小声的开解道。


    “其实也不算是好不容易抓回来的,不过是刚好在地上,你们随手捡回来的罢了,说不定还能再捡一次呢。”


    他们又一次的聚集在这个会议室里,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Steve把自己摆出来,挂在墙壁上,虚心的接受小组成员们的强烈谴责。

    Steve甚至觉得此时头顶的白色灯光毒辣的像是盛夏加州的阳光般,炙烤着他的良心。


    而会议室里的众人们在Sam的发言后就都陷入了沉默,只有大家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在此起彼伏着。


    快点给我来点好消息吧,Steve低着头,在内心中长叹道。


    “我们有了些好消息。”


    Natasha带着融化冰雪般的脚步走进了会议室,仿佛她路过的地方都吹起一阵怡人的清风,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此刻Natasha光芒万丈。


    她将一个小型的储存器放在了桌面上。


    “我们在Mokod的身上里发现了这个,刚刚Banner博士测试了一下,他设计了个解码器,里面的内容和Tony Stark以及绝境病毒有关。”


    这个黑色的小东西很快吸引了Clint的注意,他用指头捻起那个扁平的小玩意,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他皱着脸嫌弃的拿开。


    “怎么一股玉米卷的味道?好恶心啊。“


    “因为这是在他的胃里发现的。”


    红发女特工快速的回答道,这让Clint吐着舌头“呕”的一声,迅速扔开了那个储存器。


    Steve扶着额头,焦急的用手指轻敲了一下桌面。


    “放出来吧,Nat。”他说道。


    女特工严肃的轻点了一下头,将储存器插在了解码器中,伴随着机器运作的微微声响,解码器连接着的语音播放设备开始滋滋的响起电流通过的声音。接着,一个声音出现在会议室中。


“当你打开这个数据库的时候,恭喜你,这证明我的逃狱计划失败了,看来指望一把小枪确实不太靠谱。”


    Steve竖着耳朵确认了一下,这无疑是Tony Stark的声音。


“所以绝境病毒第三阶段的实验已经完成,而你的脑子里什么都不剩了。”


“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Tony Stark,也就是你,天才发明家,绝境病毒的制造者之一。当然了,此时你可能以为自己叫‘绝境1.0试验活体7号’,不过我相信聪明如我,或者说我们,很快就能弄明白。”


“你可能会疑惑,我制造一个病毒来清空自己脑子的原因,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咎由自取,使我走到了这个境地,“自大会让你吃尽苦头”有人曾经这么说过。所以现在我尽力留下这最后一天的记忆备份,也是希望你醒来时,能够从我的经验中得到教训。”


“但是我猜,指望遥控器握在九头蛇手中的你并不是件好事,或者说,我。”


“考虑到你没有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这个记忆备份我会采取强制录入模式。总之,现在你的脑子里有5281道我事先放进绝境系统的后门程序,虽然第二阶段我的测试情况并不乐观,不过多试无害。“


“最后,祝我们好运。”


    在这句话结束之后,声音就停止了,只有一些信息干扰的噪声在空气中传动着,会议室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这就结束了?”一旁的Sam站起身,他戳着解码器。


    “我们是不是要摁个播放键?”


    Clint也加入了Sam的队列,他有些愤愤不平的埋怨道,“说好的记忆备份呢?感觉像是好不容易看完了广告,结果只看到了下集预告。”


    Steve也有些忧虑的看向一脸担忧的Natasha。


    “是不是储存器被损……”


    他还没能说完这话,忽然的,会议室的灯光跳动了一下,骤的变暗。


    然后是解码器发出“噼噼啪啪”的电流响声,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担忧了起来。


    Sam在一旁说道:“这看起来可不太妙。”


    这当然很不妙,那个声响就像是把水泼在插线板上的后果。

    随着电子火花的跳动,解码器开始着火,在冒着青烟中慢慢变得焦黑,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方寸大乱了起来,Clint举着手里的咖啡犹豫又着急的晃荡着。


    “我到底要不要用咖啡泼这玩意?”


    他看向Natasha试图寻求帮助,但是对方的脸上也只剩下茫然无措。


    “不管了!”


    他说着,把手里的咖啡精准的泼向了解码器,随着液体的泼落,解码器发出“嗤”的一声,冒着黑烟,仿佛一团废渣般毫无动静了。


    这让Clint挠了挠脸,尴尬的躲避着周围人的目光。


    就在大家龇牙咧嘴,面面相觑的时候。解码器连接着的的音响忽然发出“嘟——”的一声鸣叫。


    然后又停顿了一下之后,瞬间变成更加剧烈的鸣叫。


    在所有人都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音响仿佛声波武器一般尖锐的轰鸣了起来。


    刺耳的响声在空荡的房间内回响,所有人都几乎是瞬间的捂着自己的耳朵,痛苦的尝试躲避声音的攻击。


    那些如同麦克风摆放不当引来的啸叫声愈发的变大,而Steve发现不管是盾牌还是手掌都无法阻隔声音的穿透性。


    这些声音仿佛根本就不在空气中传播,而是来自于颅骨的内部的共鸣。


    一些破碎的画面在尖锐的啸声中钻进了Steve的脑子,就像是针尖刺破了他的大脑,把那些记忆的丝线穿进他的脑海中。









    “嘿!7号,你在干什么?!”


    房间铁门被重重的敲响,在门框的晃动下,一些水泥碎渣也随着震下,就连用来卡住门把手的椅子也变得摇摇欲坠。


    这让Tony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他赶紧把录入了音频的储存器小心的拿了出来,然后紧咬着下唇,将这个小的金属物件塞进了耳后事先开好的创口中,最后再用胶布黏住,放下许久未修,变得略长的头发。


    他已经能非常熟练的把想要偷偷带出实验室的东西,用这些方式隐藏起来,而九头蛇的那些傻子们根本不会在意他的伤口为什么总是好的那么慢。


    这样从外表上几乎看不出来了,Tony龇着牙的用T恤胡乱的擦去了耳后和手上的血迹,几乎是在他放下T恤的瞬间,卡着把手的椅子裂开,房门已经被猛地洞开。


    “嘿!实验体7号!”


    门外的九头蛇特工抬着他那胡子拉碴的凶脸,他踢开了门口边椅子的残骸。


    “你偷偷摸摸的到底在做什么?!”


    这让Tony迅速的举起了双手,摆出投降的架势。


    “我就是打了个飞机,”


    他抬起头一副无耻者无畏的样子,“这个你们也要管的?”


    这个回答让胡子脸瞬间变了脸色,他骂骂咧咧着些Tony听不懂的外国语,然后取下了肩膀上的枪,走近了Tony。


    “别耍花样,”


    他用枪柄猛的抽过Tony的脸颊,这迅速的带起一阵破着皮的淤青。


    “7号,还有半个小时你就要走进实验室了,那些小花招可救不了你。”


    噢,这可真疼,Tony将因重击别过去的脸转回,但是现在他已经用眼睛确定好了位置,


    “小心点,大块头。“


    他撇了撇嘴巴,开始向自己右斜方的角落走去。


    “我可是珍贵资产,”


    他站定,朝对方比了个中指,“弄坏了你赔不起。”


    果然,他挑衅的语气和手势几乎是让大个子胡子都气得竖起来了,那个家伙带着轰隆隆的脚步声重重的朝他冲来。


    随着Tony身体被撞在墙壁的眩晕,大个子抓着了他的脸,摔在了墙壁上,肺里的空气几乎瞬间被对方挤空,这让他大声的痛叫了一声。


    大个子又开始说他听不懂的鸟语了,然后又是头部和墙壁的撞击。

    随着”咚“的一声,Tony再次的配合的惨叫了出来,同时,他的食指和无名指摸到身旁的台灯杆了,这让Tony的心脏有些紧张的狂跳着。


    他用牙齿轻咬了一下颊肉,让有些眩晕的脑子清醒些。


    然后他别回脑袋,仰着头盯着大个子,Tony在嘴边扯起一丝轻蔑的笑容。


    “打个飞机就让你这么生气?”他朝对方的脸上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液,“你是打不了吗?这么嫉妒。”


    这个回答让对方撑圆了眼眶,惊怒的退后了两步。很好,已经握住灯杆了。


    大个子举起自己巨大的拳头,伴随着“嗷啊“的一声怒吼,向他袭来。Tony举起了手里的灯杆,他用事先换成裸露导体的灯头迎上了对方的拳头。


    一阵滋滋的电流声传来,大个子在全身的缩紧和抖动中,失去了知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大块头,对方回应了一阵颤抖的痉挛,这让Tony眨了眨眼,再次虚情假意的”惨叫“了一声。


    九头蛇基地最神奇的地方大概在于,安静的囚房并不是常态,充满着痛叫和求饶的囚室才不会让人怀疑。


    Tony握了握拳头,迅速开始活动了起来。


    先搜了搜大个子的身上的武器,一根电棍,四枚闪光弹,还有一个小型Emp,这让他没忍住的再踢了对方两脚。


    开什么玩笑,长这么大个子就带这些小玩意?


    Tony掀开了床底,把那些藏在灰尘和死老鼠尸体中的零件拿出来,快速的组装了起来,一边还时不时惨叫一句,避免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为了这次越狱计划,他已经准备很久了。


    每次Tony从实验室里走出,想要回到自己牢房的时候,那些九头蛇士兵总会仔仔细细的检查他有没有夹带什么危险物品。

    包括脱光全身的衣服,或者在那些士兵玩心大起的时候,被检查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洞”。


    想到这里,Tony忍不住的用拳头砸了一下床板。


    不过,天才Tony Stark还是想到了办法,他把那些零件、化学药品等小心的藏在自己绷带下,这会很疼,而且每次能带分量的都非常少。但是感谢那些把拳头揍人当成闲时娱乐的九头蛇特工们,他身上的伤口只会越来越多,从不减少。


    而且他运气很好的没有感染,虽然这可能归功于他当做餐后咀嚼片吃的抗生素药们。


    总之,Tony理了理自己的面前的“武器”:


    五枚硝盐弹,三枚用面粉做成的烟雾弹——事实上Tony觉得这个还蛮帅的,就像是忍者的环保版烟雾弹,一个用收音机改成的电击器,最后,他的重头戏——用小型弧反应充能的能量发射枪。


    或者与其称之为枪,不如说更像是一根竖笛。


    但是为做成这个,他可谓是费尽心思了,Tony在制作九头蛇的绝境装甲时极尽全力的弄下了一点的铱,分量实在太小,以至于他只能做个极微型的弧反应堆。他撬下一段房间内的水管,处理了后做成了枪身,一次发射后大概需要30S的充能。


    再加上刚刚从大块头身上搜出来的东西,Tony看着这些摆在眼前的武器,脸上涌起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他就像是在经历着地狱模式的《小鬼当家》。


    没有受过特工训练的Tony Stark即将要用面前这些玩具一般的家伙,对抗这个有着三百人以上的九头蛇基地,然后在这个巨大的建筑物中救出不知身在何方的美国队长。

 

    这也不算太难是吧,Tony低着头快速的将他的武器别在身上。

    比起在第三阶段试验中找到可以使用的程序后门来说,这个越狱计划的可能性还会更大一些。


    虽然第一阶段试验Tony几乎是惨叫着浪费的度过了全程,但是第二阶段他可是非常努力的在绝境程序中寻找着可使用的后门程序。


    还没测试完毕,不过目前结果已然是一无所获。


    他想起Modok对他说的:“自大会让你吃尽苦头”

    原来在那时早已经埋下伏笔了。


    谁能想到这个,他留下了5281道后门程序,结果全被红骷髅发现了?

    Tony第一次感觉到九头蛇聚集了这么多的人,也许还真的是有用的。


    总之,越狱是不得已的不得已,而他的耳朵后面还藏着一个不得已的不得已的不得已。


    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Tony晃了晃脑袋,把那些担忧和惶恐甩了出去,他换上从大个子身上剥下来的九头蛇制服——他穿着那个就像套着一个麻袋,再顺走了对方腰间的通讯器。


    在Tony走到门口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的从房间里再带走了一个闹钟。



    Tony低着头,制服帽的帽檐低低的压着,他沉默且小心的在九头蛇基地的走廊里步行着。

    到目前为止,还算幸运的没有遇到起疑的士兵,他快速的从那些时不时出现的九头蛇士兵身旁略过,有些过长的裤脚被他踩在脚底。


    拐了个弯,很好,这个走道也只有一个人。


    接着,Tony有些得意的唇角在看清那“一个人”就是有金属臂的家伙时,重重的耷拉下来。


    又是这个家伙,他在心里哀嚎道,几乎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了。


    在低着头向前走的路途中,他不断的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让自己有些发抖的膝盖站直。


    不要担心不要担心,Tony,这个家伙是傻的,你冷静的走过去,这家伙发现不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压低了帽檐,加快了脚步。


    果然,在他走过“恶棍Bucky”身旁的时候,那个家伙只是扭过脸,直愣愣的盯着他。

    Tony用眼角能看到对方眯着眼睛,用一副疑惑的样子审读着他,然后又面无表情的扭了回去,目视前方,直直的向前走着,清脆的脚步声在他的身后越来越远。


    Bingo!

    Tony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这个家伙果然是傻的。


    然后对方的脚步声突然的停住了,这几乎让Tony的心脏也因此停住了。


    “等等,转过身来。”


    身后的那个声音说道,这让他僵住了身体,几乎要按捺不住的想要狂奔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恶棍Bucky问道。


    Tony直愣愣的转向对方,他的心脏因紧张,跳的像是夜店里磕high的小青年们。


    “我去拿份文件。”


    他压低了嗓音,回答对方。


    “那边是冰冻区,”


    恶棍Bucky把双臂环在胸前,他用下巴比了比相反的方向,“拿文件在后面。”


    “我就是去冰冻区。”


    Tony快速的回答对方,“冰冻区”这个刺激的字眼让他冒汗的脑子变得清醒了一些。

    Modok曾经不小心漏嘴说出过Steve就在那,没想到现在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握紧了兜里的闪光弹,朝对方走去。


    果然这个答案让有金属臂的家伙迅速起疑,他放下环在胸前的手,快步走向Tony,拎起了对方的领子。


    “冰冻区没有文件。”


    “呃……我知道,”Tony悄悄的将兜里已然被他手掌焐热的金属插销拔下。


    “送你个礼物,你放过我好不好。”


    Tony抓着对方的手,将闪光弹塞进了恶棍Bucky手里。这个动作让对方低下头,疑惑的看着手里的金属球形制品。


    他随即闭上双眼。


    在闪光弹炸开的鸣响中,他的领子瞬间被放开,这让Tony转过头,头也不回的朝“冰冻区”跑过去,他的身后也炸开一阵来自于“睁着眼瞎打的恶棍Bucky”的枪击。


    他竭尽全力的疯狂奔跑着,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在因为这个动作而尖锐的痛了起来,但是Tony却不觉得脚步沉重,他感觉自己像是草原上奔跑的豹子。

有些时候,来自于大脑“兴奋”的反应会比麻醉剂的效果来的更好。


    娇生惯养的Stark独子可能没有办法对付整个邪恶势力的基地,但是加上美国队长就不一样了。Tony因为激动,牙齿微微的打着颤,到了解冻区就好了,他对Steve有信心。


    Tony还在这么想着,走道旁的警示灯忽的亮起,前方拐角处也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


    这让他刹住了脚步,在快速的观望后,他躲进了一旁的门框里。




    “我怎么觉得刚刚这边有声音。”


    九头蛇三人小队在拐过走廊时,为首的那人看着空空如也的走道,回头看向队友疑惑的说道。

    被看着的那人也顺着接过了话头:“通讯器说七号正在往西边逃窜,我们……”


    他的话刚到一半,从脚下炸开的烟雾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接近着又是一团烟雾,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炸开。


    整个走道顿时被迷烟笼罩,周围的一切都在这烟中变得模糊不清。

    这让三人小队迅速的举起手里的枪,在腾起的烟雾中警惕的瞄准着。


    突然的,他们三点钟方向传来一阵物体摩擦的响声,这让小队最末的那人差点条件反射的开起枪来。


    “别开枪!”


    为首的那人阻止了队友鲁莽的行为,“这是面粉,着火可能会爆炸。”


    他们小心的从身后抽出小刀,弓着身子,朝传来声音的方向缓慢且警觉的走去。

    在一阵烟雾缭绕中,他们渐渐看清了那个物体。


    那是一个闹钟。


    “该死的!”


    为首的那人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我们被耍了!”


    他转身迅速的往他们来时的走道跑去,这让另两个也紧接着跟着过去。果然在到达拐角处时,他们看到了那个小个子的家伙身影,飞快的消失在了走廊尽头的楼梯间。





    红骷髅手下都是这样一群蠢货,怪不得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Tony一边在心里嘲笑九头蛇的特工,一边在楼梯间内移动着,剧烈的跑动让他开始冒汗,汗水浸湿了绷带,让他的伤口开始更加激烈的刺痛了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他腰间的通讯器闪烁着绿光,传来一阵声响。


    “7号从二楼逃进了楼梯间,他可能改变了楼层,”


    那个声音就是刚才被戏耍的小队成员,“我再重复一遍,实验体7号改变了楼层。”


    这个声响让Tony停下了脚步,他扶着栏杆,在几次深沉的腹式呼吸后压抑住了自己的喘息,然后他抬头看着墙上的“First Floor”,按动了手中的通讯器。


    他压抑着嘴角溢出的微笑,用一种低哑的嗓音对着通讯器,再加上些北爱尔兰的口音。


    “实验体7号出现在三楼,7号出现在了三楼楼梯口,正在向北逃跑。”


    然后他撑着手边的栏杆,撑扶着移动,将自己缩进了楼梯背后的狭小阴影中。


    几乎就在他屁股刚刚坐稳时,一旁的楼梯间大门被重重的摔开,十来个九头蛇士兵瞪着匆乱的步伐走上了楼梯,向楼上快步跑去。


    Tony则躲在被脚步剁的微微震动的楼梯背后,捂着自己的口鼻,尝试着平复疼痛疲惫的身体。

    这是他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等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在两三波士兵经过,整个楼梯间都变得安静了后,Tony灰尘扑扑的从阴影中钻了出来,他扶着栏杆,小心的向上抬望着。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二楼的冷冻区。


    Tony扶着自己开始渗血的肩膀,艰难向上走去。脖子后面的伤口也开始冒着热乎乎的液体,那是在之前的试验中留下的,粘热的液体让T恤有些贴在背上。


    要是能给我来针止痛剂就好了,Tony有些艰难的向上走去,肾上腺素消退的后果已经慢慢的显现出来,他靠在二楼楼梯间的门边,顺着门缝确定了一下门口的人数。


    四个,左边一个右边三个。


    他从兜里抓了两个硝盐弹,让那顺着门缝往右边滚去。

    默数三秒,随着一声爆炸和几声惨叫,他骤的打开大门,将手里的电棍狠狠的砸向左边那人,那个因突然的爆炸声而愣神的家伙。


    最后再用弧反应堆枪和剩下的硝盐弹解决了被爆炸声吸引,从拐角处探出头的九头蛇士兵,


    我简直棒极了,Tony在心里得意的想着。



    Tony沿着寒冷的空气走着,随着墙壁颜色的变化,他来到了一个墙面漆满红色的走道,用最后的EMP解开了走廊尽头的电子锁后,进入了阴冷黑暗的冷冻区。


    一推开沉重的铁门,刺骨的冷气和着机械运转的声响扑面而来。


    冷冻区内的照明设施都是关闭的,只能看到数十个闪着微蓝色电子光的屏幕在黑暗中带微光。


    顺着那些暗光,能看到电子屏旁矗立的一个个圆筒状的机械装置,大约有五行,相错着排列着。


    Tony朝着冰冷的手指哈了哈气,他在升腾的呼吸水汽中凑上前去,用手抹过霜面的器械,透过圆筒装机械的玻璃面板,他看到里面的透出的依稀人脸。


    好吧,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哇,这个家伙长的可真丑,这么多个我要挨个的找吗?


    Tony搓着手从那些圆筒中挨个的走过,九头蛇居然偷偷摸摸的冻了这么多人?这些家伙都是超级士兵吗?他挠了挠被血糊住的后背,有些不安的想到。


    终于,在走到第三行的时候,Tony认出了那个下巴。


    Steve Rogers方方正正的下巴,他几乎是立马的笑了出来,近乎欢快的走上前去。


    “你可是欠了我一个很大很大的人情,Steve。”


    他在黑暗中自言自语的低下了头,认真的研究起一旁的电子屏。他皱着眉头在屏幕上戳动着。


    “红脸,你真的得找几个靠谱的工程师了,”


    “OK,解除程序,打开罩门。"


    Tony按下那个最后的虚拟键,伴随着“滴”的一声,他搓着冰冷的手指,满怀期待的看向罩门。


    在静谧的黑暗中,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让他皱着眉头,用力的拍了拍那块玻璃,然后不确定的再次戳动了一下那个按键。


    这又是“滴”的一声,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他面前的机械微微的发出制冷器运作的声响,封闭的像是个铁桶般结实,这让Tony狠狠的锤了一下那块电子屏。


    “好吧。”


    Tony焦躁的挠了挠脑袋,“我去找个棍子撬开这破玩意。”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撇到,此时他的身后正站着的一群人。


    带头的那人有张红色的脸,Tony睁大着眼睛看着对方,就像是飞在半空中的鸟儿被子弹击中,Tony听到自己之前因为兴奋而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的放缓,放缓成近乎停止的步伐,一些答案在他的脑子里瞬间成了形。


    他的身体僵住,如同那些圆筒中那些骨头都带着冰渣子的士兵。


    “我得说你能走到这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红骷髅露用愉悦的嗓音说道。


    “但是你的天真更出乎我的意料,实验体7号,你居然还指望在完成了第二阶段实验后,你脑子里的那些小秘密能够被隐藏起来?”


    这个答案让Tony胃如同被拳头击中般,重重得抽紧,他别开了头,攥紧了拳头望向右前方地砖上的污渍,沉默了一会,他重新看向了对方。


    “所以你让我打伤你这么多特工,就是为了好玩?”


    他朝着红骷髅扬起嗤笑着说道,“红脸,你还真是个非常糟糕的老板。”


    这个回答让对方几乎放声的大笑了出来,红骷髅背着手,他走到了Tony的身前,然后低下头。


    “有时候你要摧毁一个人,就要先给他希望,“


    他那张没有皮肤的脸上抽动着残忍的笑容。


    “实验体7号,我让你以为你能留下操控系统的后门,我让你以为你能偷藏逃出去的武器,我让你以为你能救出美国队长,可是现在,你看,”


    红骷髅猛地用手掐住了Tony的脖子,他抓着疲惫不堪的小个子科学家,让对方的脸狠狠的摔在他身后的机器上。


    “你看,他现在就在你的面前,而你什么都做不了。”


    Tony耳朵在这沉闷的撞击中嗡嗡的作响,伴随着眩晕,他的右脸颊被贴在冰冷的玻璃面板上。


    Steve的脸透过玻璃清楚的印在他的瞳孔中,Tony甚至能看清对方挂着霜的睫毛和抿紧的唇角,眉间皱皱的,几乎让他在嗡响的耳膜中,听到了对方“Tony,别轻言放弃!”的话语。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Steve。

    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Tony皱紧眉头,嘴唇抖动了几下,什么反驳的俏皮话都说不出。


    然后红骷髅放下了他的脖子,在着骤然消失的力中,Tony靠着身后的机器,缓缓的跌坐到了地上。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抽干了水分的尸体,整个身体干瘪且虚弱,即使是一只老鼠从他身上经过,都能让他的骨骼脆声的断裂。


    五分钟之前他的胸膛里还鲜活的跳动着希望,而此刻他尝试着扯动苦涩的嘴角,脑海中一片空白。


    “把他带去实验室。”


    红骷髅转过身,示意着他的手下。


    那些穿着制服的服从着命令的九头蛇士兵,将瘫软在地上的Tony架起,几乎是拖着他走出了冷冻室。


    没事的,Tony。

    在通过走廊时,他沉重的呼吸着,在身上搜刮着仅存的希冀。


    还有近2000余道程序没有被测试,我的耳朵后面还藏有一份最后的记忆备份,不要放弃,Tony,还有机会。


    他用眼角看到了此刻架着他左肩膀的“傻子Bucky”——这个家伙根本就不配叫做恶棍。


    Tony用鄙夷的视线谴责着对方,对方也意识到了他的眼神,恶狠狠的回瞪着Tony。


    你还瞪我?

    你送我一个电击圈,我礼尚往来还你一个闪光弹,你还瞪我?


    这让Tony狠狠的呼了口气,朝对方翻了个Stark牌有钱佬白眼。


    往好了想,起码最后送他上路的还算是个熟人,Tony嘴角扬起一丝艰涩的笑意。


    那不可逃避的石绿色实验室大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Tony被架着走了进去,随着阴影的落下,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吞进了巨魔的肚子里,机器运转的轰鸣声仿若磨牙。


    天花板上悬挂着满满的机器,他们紧挨着排列,各种电子指示器在上方闪烁。


    房顶中心的位置牵下了一条粗壮的金属导管,下方是则是一架半斜放着的担架似的机械,他被摁进了那个冰凉的金属架子中,身体和手脚都被结实的金属框架缚住,最后是固定头部。


    因为导管的针头需要通过脖子连接后脑,所以头部的固定最为重要。


    软胶包裹着粗棉的头盔罩在了他的脸上,他的额头和下巴都被紧紧的固定着,一时间呼吸都变得紧窒了起来。


    他从头盔中间开着的口子看到一旁穿着白大褂的家伙拿起了导管,在尖锐的针头上做最后的测试,幽蓝的光在顶端若隐若现。


    “不是得给我嘴里塞点什么吗?”


    他看向房间里的红骷髅说道。


    “我可能会咬掉自己的舌头。”


    对方挥了挥手,坐在了他面前的椅子上,“别担心这个,Stark,实验成功后你会自己长回来的,”他恶笑着顿了顿。“我会帮你保管好那条巧舌如簧的好舌头。”


    好吧,Tony苦中作乐的瘪了瘪嘴。

    至少最后可以赌一下我会不会咬掉自己的舌头。


    其实只要熬过刚连接上绝境系统控制台时,那阵比较尖锐的疼痛,之后的数据转化过程倒并不是特别难熬。

    而且,Tony攥紧了拳头,提醒着自己:


    一定不要忘记测试逃生门。


    Tony用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白大褂向他走来了,那人手里的导管接头闪着冷光,像是握着一把匕首。


    接着,匕首冰冷的尖端抵住了他的后颈,如同冰锥抵上了他的皮肤。


    伴随着钻开颅骨般的疼痛,尖锐的针口在他的惨叫声中刺进了他的脊椎,导管上流动着的巨大信息瞬间沿着他的神经涌入了脑子,仿佛是将一个高速运转着的搅拌器塞进了他的脑子,意识和思维瞬间化成血沫似得残渣。


    让他的身体剧烈的抽动了起来,带动着整个金属架子都邦邦作响。


    意识像是深海的浮游物一般,被巨大的信息流给瞬间淹没,只剩下死寂无边的黑暗。

    只剩下耳边时不时传来机器运转的声响和房间内的对话,忽远忽近, 时隐时现。



    “实验进行的怎么样了?他还在测试后门程序?“


    “是的,他还没有放弃,不过实验进展顺利,已经完成了99.4%,五分钟后就能结束。“


    “结束后把他耳朵后面的储存器取出来,拿去给Modok,让他好好研究。”


    “好的,先生,对了,关于实验结束后,绝境系统初始设定……“


    “清空记忆数据,载入洞察计划,还有这些,你记录下来。”


    “好的,先生。”


    “世界正处于混乱与秩序的临界点,人类需要的是有资质者的统治,而非自由这虚假的的谎言。“


    “我们将以独裁施与庸人以惩戒,我们将以暴力赋予世界以新生, 建立更好的世界,Hail Hydra!“







    “Steve,你还好吗?”


    Natasha端着两杯柠檬水,走近了默坐在神盾局大楼阳台的Steve。


    她把手里的一个杯子推向了对方,这让Steve从沉思中被打断,他抬头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红发的同事,然后接过那杯水,低下头看着水杯中漂浮的柠檬,眉间紧皱着。


    “谢谢。”他闷声说。


    “我猜柠檬可能会让你好一些。”Natasha拍了拍友人的肩膀,坐在了一旁。


    “毕竟刚刚大家都被刺激的不浅,还好Banner博士不在这。”


    储存器里带来的巨大信息让所有人都毫无防备的晕了过去,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他们却仿佛已经身临其境般的,体验了那段记录中主角所经历的每一寸感受。


    低头走过走廊时的慌张、奔跑时耳边略过的风声、扯动伤口时的刺痛,到达目的地时激动的心跳。

    以及当希望破灭时的、令人残忍的绝望。


    Natasha用肩膀碰了碰身旁的消沉的友人。


    “Cap,你知道吗,Clint都吐了,他还污蔑那是Sam吐得,那个狡猾的家伙。“


    这话终于让Steve从低沉的情绪中恢复了些,他的嘴角掠过些浅笑。


    “他就是喜欢玩这种谁都骗不过的把戏。”


    他轻啜了一口冰凉的柠檬水,植物的清香带着些微的酸涩在他口中扩散,让他发苦的舌苔终于好受了些。


    但是那些苦味又沿着喉咙再次爬了上来。


    “Nat,”


    Steve再次低下了头,“这都是我的错,“


    他用手指轻轻的在蒙着水雾的杯壁滑动,带出一条湿冷的水渍。


    “他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当他在对方的视角中看到自己的脸,并且品味到来自于记忆主角诚挚的喜悦时,Steve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要为此骤停了。

    就像那个家伙说的那样,他们认识,熟悉,甚至可能彼此共同战斗过,互相依赖过对方。


    而他甚至都不记得了。

    那个家伙拿着些滋水枪似得玩具,在整个九头蛇基地乱跑,尝试着救出他。

    可他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Steve不自知的握紧了手中的杯子,直到玻璃杯因此挤开裂痕,被身旁担忧的红发特工夺走时,他才从锋利的自责中醒来。


    “嘿,Steve,这不是你的错。“


    Natasha把带着裂纹的杯子放在了一旁,用手轻拍了拍Steve的脸颊。


    “既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的错,九头蛇才是那个握着凶器的人,你们都只是受害者。“


    “也许吧。”他从鼻间发出自嘲的笑声。


    “至少我们现在知道那个家伙并不是纯粹的恶人,他只是个被实验弄坏了脑子的可怜人,但是即使如此,Steve,我们还是要阻止他,以及Loki,他们是破坏了规则的人。”


    Natasha站起了身,她拿起了那个因裂缝而微微漏水的玻璃杯,转身向房内走去。


    “我会的。“


    在女特工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Steve出声叫住了对方,他看着对方那双带着担忧的双眼。


    “原则就是原则,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变,”


    他站起身,捡起了斜放在一旁的盾牌。


    “我会阻止那个家伙,那个Tony Stark。”


    他低下头,顿了顿,“Tony。”


    舌尖轻点过上颚,弹动一下,然后再被轻咬在齿间所发出的名字,那个名字。


    带着轻巧和孩子气味道的名字。


    Tony.


    他再次在心里默念道这个名字。






TBC.




这是铁罐视角最后一段回忆杀,因为知道铁罐的努力都会失败,所以写这章的时候心情很复杂。有时候就是这样,即使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也未必会有好的结果。


虽然码的很艰难,也还是值得的,毕竟我铁就是这种不放弃的人。


顺便回答那个问题:

脱下这身盔甲你是什么?


下章开始进入纽约大战阶段,大段的动作戏写的头都快秃了。

总之,因为该阶段有着相当多的妇联一经典杂技表演,比如拔萝卜和摔基神;以及队长与史总裁的往事迷情。


个人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评论
热度(600)

© 眠狼 | Powered by LOFTER